<samp id="jtdbn"></samp>

<ol id="jtdbn"></ol>
<acronym id="jtdbn"><sup id="jtdbn"></sup></acronym>

    <progress id="jtdbn"><nav id="jtdbn"></nav></progress>

    1. <acronym id="jtdbn"><sup id="jtdbn"><nav id="jtdbn"></nav></sup></acronym>

      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科大故事

      蘑菇云背后的神秘科大人


      “有一朵花兒名叫馬蘭,

      你要尋找它請西出陽關,

      伴著那駱駝刺啊扎根那戈壁灘……”

      馬蘭,是大漠里的一種生命力頑強的植物;馬蘭,也是中國核武器的搖籃。

      點擊視頻,看科大人在馬蘭……


      艱苦奮斗干驚天動地事

      1945年美國在日本廣島、長崎投下的兩顆原子彈震驚世界,加速了二戰結束進程。而后,在新中國成立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美國迅速把戰火燒到鴨綠江,多次叫囂要對我國使用核武器,揚言把廈門變成第二個廣島。

      毛澤東與赫魯曉夫在天安門城樓

      面對美國的核威脅,黨中央果斷做出研制原子彈、發展核武器的戰略決策。經過詳細勘察,核試驗場最終定在羅布泊的西北地區。這是一個地圖上找不到的地方,也是一個屢屢震驚世界的地方,它就是我國第一座核試驗基地——馬蘭。

      為盡快搞出原子彈,馬蘭需要大量人才。而戰火中催生的哈軍工,從誕生伊始就肩負著強國安邦的使命,與我國“兩彈一星”事業緊密相連。

      從基地創建開始,哈軍工的創辦元勛和首任院長、時任國防科學技術委員會第一副主任的陳賡大將,便為了馬蘭基地的建設殫精竭慮——哈軍工在全中國第一個成立原子工程系;哈軍工的老師如王如芝等第一批來到基地工作;哈軍工的許多老師和幾百名學生都為首次核試驗的成功作出了卓越貢獻;馬蘭基地的首位司令員張蘊鈺也是陳賡推薦的。

      為了給基地輸送優秀人才,1961年8月,哈軍工組建原子工程系。學院以原導彈工程系的原子科為基礎,下設核武器、核輻射測試和核動力三個專科,“完全是為了適應國家發展核武器對人才培養的緊迫需求而建立的”,教育計劃和課程設置都是根據二機部核武器研究所專家的意見制定的。

      就這樣,哈軍工快速成為中國“兩彈一星”的人才庫。為完成中國第一顆原子彈1964年爆響的既定目標,1963年,在國防科委給的緊急命令下,哈軍工原子工程系核爆炸殺傷因素測試分析專業首屆45名學員提前于4月上旬畢業,奔赴原子彈研制單位和核試驗基地,38人進入核試驗基地的核試驗技術研究所。當年夏天,又有100多名原子工程系學員畢業,分配到基地和核工業研究院。

      青藏高原上的金銀灘草原海拔3200米,每年除了6、7兩個月天藍草碧外,其余月份或是大雪紛飛或是黃沙蔽日。哈軍工的同學懷著崇高理想,西出玉門關,來到這里,住進了被戲稱為“貓兒眼”的低矮狹小的臨時工棚里。

      核試驗場區的營帳

      就是在這樣 “天當房,地當床,野菜野草當干糧”的艱苦生活中,他們參加了原子彈研制工作的“草原大會戰”。1964年從哈軍工畢業來到基地的喻名德將軍在這里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他曾經這樣形容,“三十多年不一般,往事鏗鏘苦中歡。車輛人乏朔風緊,石走沙飛行路難;忙碌官兵填北洞,怡然領袖臥南山。風沙幾代誰相識?紅柳黃羊戈壁灘。”

      喻名德

      八百里瀚無人煙的荒漠戈壁,他們住地窖、喝苦水,戰嚴寒,斗酷暑,吃著粗糧和草葉,迎著大漠風沙奮勇前行。在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苦環境中,他們奮斗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1964年10月16日,百米鐵塔上托舉著原子彈,張蘊鈺手握啟動核爆炸的金鑰匙,由哈軍工原子工程系的畢業校友韓云梯準確按下中國第一顆原子彈起爆按鈕,完成了一個劃時代的動作。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在新疆羅布泊上空炸響。這一響,標志著我國成為繼美、蘇、英、法之后的第五個擁有核武裝的國家;這一響,舉世震驚。就在此刻,在距離爆炸點60多公里的一條齊胸深的壕溝里,十名哈軍工學員見證了這一神圣的歷史時刻。

      當蘑菇云騰空而現時,所有在場人的目光都移到了觀察窗,去親眼目睹這一歷史性的時刻。而這十名學員卻戴著防毒面具、冒著生命危險,迅速沖進爆炸現場搜索爆炸科學數據,這些數據將是證明這次爆炸確為核爆的關鍵證據。這十人,皆是哈軍工六系(防化兵系)的校友。

      錢學森曾說:“中國搞兩彈一星,哈軍工是立了大功的。”有一個數據可以佐證錢老的話所言不虛——當時在馬蘭基地,哈軍工學員的占比超過三分之一。用哈軍工第二任院長劉居英的話說:“第一顆原子彈押送、掛起、發射,是我們的學生;第一顆人造衛星,指揮、制造、發射,是我們的學生;洲際導彈,也是我們的學生。當時哈軍工學生整個班級地被派往導彈發射基地,在渺無人煙的馬蘭,我們一個系的一半,100多人派了過去參加原子彈研制,發揚哈軍工精神,艱苦奮斗,有的人搞了三、四十年哪!”

      這些人中就包括“頭頂氫彈睡覺”的馬國惠,他在那個充滿神秘的戈壁大漠核試驗基地工作了33個年頭,從一名技術員晉升為司令員。

      1966年,我國進行氫彈原理試驗的現場準備,剛剛從哈軍工畢業一年多的馬國惠負責爆室的靶室安裝調試工作。在100多米高的鐵塔上安裝靶室,為了避免白天的強光影響,只能晚上安裝,白天睡不好,晚上不能睡,他和一名同事一起黑白顛倒地在塔上連續奮戰了20多個日夜,當一切準備就緒時已經到了下半夜,再有幾個小時就該插雷管,第二天就要正式爆炸了。又困又累的他們,也顧不得有什么危險和放射性了,只想在上面好好睡上一覺。他們發現,放置氫彈部分的圓臺突出一些,剛好當枕頭。于是,他們就枕著平臺,頭頂氫彈,在恒溫的鐵塔爆室中很快進入了夢鄉……

      馬國惠回憶:“那時在鐵塔上下,光哈軍工六五屆的同學就20多人。在學校時各個專業還互相保密,在這里大家見面了,才知道原來你也是干這個的呀!”那時負責插雷管的邵乃林就是他的同學。

      可以說,哈軍工的學生沒有辜負老院長的期盼,新時期的國防科大人則讓哈軍工的精神得以傳承——

      “讓想干事的能干事,讓能干事的能干成事”,是基地給蘆華峰(化名)的最大感受。2008年,蘆華峰從國防科大博士畢業后主動申請來馬蘭工作。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報到時基地領導自到營區門口迎接他。剛到基地工作不久,原總部首長來視察時交給基地一項任務,基地領導將承擔任務的蘆華峰將請到辦公室,向他詳細地介紹了項目背景和相關情況,無論是領導還是同事,在工作上都給了他最大的幫助和支持。如今在基地工作十年的蘆華峰,已申請國家發明專利5項,獲軍隊科技進步三等獎1項,還有2項技術成果通過專家鑒定,待評軍隊科技進步獎。面對成績,他說:“是基地的有力保障,讓我可以心無旁騖安心工作。”

      左聯,國防科大2015屆碩士畢業生。當海濱出身的左聯得知自己要來到沙漠戈壁時,他曾有過懷疑和迷茫。可當他走進基地大門的那一刻突然發現,這不僅僅是沙漠綠洲,更是世外桃源。他用心布置宿舍,盡職盡責開展工作,開啟了他新的人生征程。

      從馬蘭考入國防科大的王思敏,本科畢業后毅然申請回到馬蘭,多才多藝的她最愛的朗誦是《悠悠馬蘭情》,每字每句都在傾訴著她對這片土地的摯愛。

      與王思敏不同,2016年從國防科大本科畢業的王俊杰,來到這里是個意外。成績優異的王俊杰畢業分配選擇大單位時以為會被分配到北京,結果來到了馬蘭。冬去冬來又逢冬,轉眼間他已在馬蘭度過第三個冬天,從最初的忐忑到逐漸喜歡上這世外桃源般寧靜純粹的地方,王俊杰說:“作為一名畢業剛參加工作的本科生,能在基地參與到重要的、開創性的工作中來,我感到非常幸運。”

      無私奉獻做隱姓埋名人

      馬蘭是一片神秘的土地。

      紅山是被包圍在天山中央的山間盆地,只有一條簡陋的公路穿越天山,與外界相連。山口處曾經設有戒備森嚴的哨卡,半個世紀以來,將山谷里那片土地牢牢封鎖成一個秘密。

      從哈軍工到國防科大,一批批才華橫溢、朝氣蓬勃的學子,自愿放棄內地優越條件,受命疆場,征塵未盡,前赴后繼地來到這里。為形容基地里國防科大分配來的人數之眾,有人做了個形象的比喻:“在基地,如果說國防科大人是漢族,那其他院校的人就是少數民族。”

      在這里,我國成功地進行了幾十次原子彈、氫彈、導彈核武器試驗,每一項任務都有他們奮斗過的痕跡;在這里,孕育形成了“艱苦奮斗干驚天動地事,無私奉獻做隱姓埋名人”的馬蘭精神,而他們也是這一精神的忠實踐行者。

      即使現在,在綠樹環繞的基地生活區周圍,更廣袤的依然是“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風吹石頭跑”的戈壁灘,夏天地表溫度可以到六七十度,空氣溫度四十幾度,冬天溫度降到零下二十幾度,八九級的大風把黃沙吹起來,沙塵滾滾,遮天蔽日。

      2010年來到基地的國防科大合訓學員陳曦,就在這樣的戈壁里待了三年。如今已是一名軍事教員的陳曦回憶起當初當兵、帶兵的那段日子,依然感慨“那段時間,吃了不少苦,但現在想想覺得挺值得。”

      如果說,不畏艱難的奮斗精神是國防科大人的普遍氣魄,那么隱姓埋名的默默奉獻則是來到馬蘭的國防科大人所特有的品質。在挺起民族脊梁的國防盾牌上,傾注了他們的汗水,卻不能留下他們的名字。他們從事的事業是核心關鍵、不可示人、絕不外傳的國家機密,事關國家安全戰略全局和政治外交大局,只能干、不能說。雖然基地干的是驚天動地的事,但為了嚴格保密,他們只能做隱姓埋名人。

      韓云梯

      按下中國第一顆原子彈起爆按鈕的功臣韓云梯,在參加核武器研制的試驗的整個過程里,要求絕對保密,就連最親的家人也不能透露。他不知道,就在原子彈爆炸的半個多月前,他的妻子張薇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他更不知道,妻子產后大出血,差點把命丟了。月子里母子生活在協和醫院特殊照顧的僅6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房門都沒有安裝,是同事幫助掛個布門簾。夜里,張薇抱著女兒安然淚下,不知道韓云梯“失蹤”到天涯海角哪里去了,月子里要挑起生活重擔是多么的艱難!

      馬國惠

      在基地工作了33年的馬國惠回憶說,“那個年代,大部分年輕人被派往基地后,與戀人長時間無法見面,由于保密要求也無法通信,最終只得無奈分手。這些人中有的直到退休后才找到伴侶,有的一輩子都沒有結婚。而結了婚的人,大部分也都是兩地分居,常年不見面。”而這其中,就包括黃云興(化名)。1984年,黃云興從國防科大二系(物理系)畢業后來到基地工作,如今在基地工作已整35年,與妻子常年兩地分居。

      程開甲

      對于從事科研的人來說,最痛苦的還是不能發表自己的學術研究成果。科研雜志上見不到他們的名字,各種公開場合見不到他們的身影。參加過核試驗的廣大官兵,無論院士將軍,還是科技專家、普通一兵,都把干過的事藏在心里,爛在肚里。我們所熟知的“兩彈一星”功勛、“八一勛章”獲得者程開甲,也是歷經了二十幾年的隱姓埋名才得以公開表彰。黃云興參加過程開甲院士的申獎資料整理,他回憶說,從63年到84年,將程院士那二十一年的工作資料匯總起來一報,直接就拿下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而黃云興心里清楚,如今他所從事的工作,也可能是在幾十年后才被公開報道,也可能永遠不被世人知曉。

      默默無聞,不意味著碌碌無為,他們的生命在悄無聲息的奮斗中閃爍著光芒。基地原研究員林俊德院士就是這樣一個人。作為新的全軍掛像英模,成為永遠銘刻的精神力量。

      林俊德(左一)

      1963年從哈軍工進修完畢后他進入我國首次核試驗的準備任務,開啟了一生的核試驗事業。他一輩子隱姓埋名,堅守在羅布泊52年,參與了中國全部核試驗任務。平沙莽莽黃入天,英雄埋名五十年。

      林俊德在身患癌癥住院后,念念不忘的依然是未完成的科研項目。“我要工作,不能躺下,一躺下就起不來了”,這是他在生命最后時刻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在生命的最后一天,他9次請求下床工作,用盡氣力向為之奮斗一生的事業發起了悲壯沖鋒,直至把他最牽掛的某重大科研課題的技術思路梳理清楚、留給后人。

      林俊德院士的精神深深影響著2004年來到基地的國防科大畢業生蔣廷學(化名)。對蔣廷學來說,時間似乎總不夠用,他的作息時間表里從來沒有“八小時內”和“八小時外”之分,加班是常態,不加班才不正常。憑著以持之以恒的毅力,工作后的他又陸續攻讀完碩士、博士,如今他已是高級工程師、基地某單位副主任,科研是他工作生活的重中之重,而能不能發表評獎,他則全然不考慮,能像林院士一樣潛心科研、為國奉獻一生,這就是最大的幸福。

      寶貴的精神財富發揚光大,就會變成不可限量的物質創造力。半個多世紀櫛風沐雨,半個多世紀拼搏奉獻。國防科大人如一簇簇樸實無華、靜靜綻放的馬蘭花,根植大漠,經風傲雪,郁郁蔥蔥。習主席指出,建設強大軍隊是接續奮斗的偉大事業,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從哈軍工到國防科大,馬蘭精神的接續傳承不變,為祖國國防事業奮斗終身的報國之心永遠不變。


      作者:王云麗、姚宏、鄒倚嵐、盛美剛、顏瑾、劉代坤

      編輯:陳思



      哥哥日哥哥射哥哥干ckplayer在线视频